资讯

一位另类爸爸写给儿子的信

573
1.2w
0

    有这样一个爸爸,他不相信孩子的性格、习惯和能力都是天生的,面对一个从小问题很大的孩子,一直在尽最大的努力去改变,究竟能不能最终改变孩子?他的经验是不是能够值得借鉴?

    相信一封写在儿子即将大学毕业前的家书,会给我们极大的启发。

  

一位另类爸爸写给儿子的信(图)

  坦坦:你好!

  

  时光飞逝,你从高中出国到现在已经六年了,眼看还有不到一年,就要大学毕业。昨天,你找我商量,大学毕业后该咋办,我提倡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主,就不假思索地跟你说,你的事你自己考虑,不需要跟我商量。可我知道,这涉及到我未来还要不要继续资助你的问题,又不得不啰嗦几句。

  

  其实,我曾经也是个很想管事的爸爸,可你高中选课,不想跟我商量;

  

  刚过十五岁就恋爱,不想跟我商量;

  

  没过十八岁就搬出寄宿家庭,不想跟我商量;

  

  上什么大学、学什么专业,不想跟我商量。

  

  到了大学毕业找出路,也真没有必要跟我商量。

  

  因为我发现,什么事情都放手让你去做,你不跟我商量会比我跟我商量做得更好:你考入了世界名牌大学,排名比你爸上的北大还高出二十多名,恋爱并没有影响你的学习成绩,就连搬出寄宿家庭,学校限期两周内纠正这样的难题,你竟然第二天就自己解决了。

  

  我今年去加拿大看你,要给你曾经的监护人带一副装裱好的画,由于体积较大,必须要一部大车来机场接我。考虑到你为我安置的地方和你住处有一定距离,加上我到多伦多的时间已晚了,你就找了个有大车的朋友来接我。这样一路上,我就有幸听到你朋友讲了很多你的故事。她告诉我,她最初认识你,是因为你作为学生会筹款部部长找她拉赞助,当时她已经答应了另一个学生会同样的请求,但由于你对赞助理由的陈述实在太清晰了,才把赞助改成了给你所在的学生会。有一次,你到一家机构拉赞助,结果机构负责人直接跟说,能不能让你到他们那里上班。她说你太出色了,天生做营销的料,像你这样的九零后实在少见,很想把你留在她的公司,只怕她的公司庙太小,容不了你。这些故事让我既欣喜、又新鲜,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很快就过去了,她好像还有很多故事没讲完,我更感觉很多想听的还没有听到。

  

  你的成长从我一到加拿大就感受到了,你帮我办好住房、租车、信用卡、电话卡,每到一个地方,提前帮我办好住宿,还告诉我哪里好玩,哪里有好吃的。叔叔请客的那天,是你提前半小时给我打电话,才避免了迟到的尴尬,那时因为时差没倒过来,我们都睡着了。我能想到的,你都想到了,我想不到的,你也都想到了,加拿大之旅不仅让我感到十分便捷、畅顺,也感到非常的温馨。你的这些能力比我同龄时强得太多,我为你感到自豪!回顾你的成长经历,我不得不说,你的很多进步真是难以置信。

一位另类爸爸写给儿子的信(图)

  记得你刚上幼儿园的时候,都已经一个多月了,你连一个同学的名字都叫不出来,因为你那时候根本就不和小朋友玩,别人都在老师前面坐着,只有你非要坐在老师后面,不让坐就哭。我跟同事们去打羽毛球,其他同事的孩子在一边一起玩,只有你一个人坐在球场旁,一坐就是两个小时。那个时候,我还没听说过自闭症这个词,可我不愿意接受这样事实。从鼓励你叫出第一个同学的名字开始,从出门要叫“叔叔”、“阿姨”开始,每天都在想着,如何能够让你愿意跟更多人接触,这样的努力让我被幼儿园评为“十佳家长”,而你也在初中当了班干部,现在更成了能够广结人缘的人。

  

  记得你从小身体素质特别差,摔一跤,不知道手撑地,第一天上幼儿园,头上就能磕出两个包来。问你为啥不用手撑地,你自嘲地说:“反正都是磕破,磕破头和磕破手不都一样吗?”当时不知道这叫感统失调。一吃完晚饭,我就跟你一起解决平衡问题。我曾经花了三个月的时间,让你学会了滑旱冰,可一般孩子一周就学会了。当你上小学时,个子全班最矮,体育成绩倒数第一,我鼓励你学习跆拳道,每天陪你至少训练40分钟,而你最后获得了广东省第三名,居然以体育特长生考入重点高中。

  

  记得你刚上一年级,就出现了学习障碍。有一次,我花了两个小时,也没能让你认出五个字。我很恼火,一直在逼着你学习,终于到了五年级的一天,你愤然离家出走。可我并没有放弃,开始研究学习不好的孩子如何成功。于是,我就让你学习卖东西,那时候你已经上初一,不像现在我们超极少年成长训练营的孩子那么幸运,有的从幼儿园就开始了,而且很多孩子一起,可以相互鼓励。虽然让你卖东西依然是强迫的,但毕竟走出了这一步。你上高三时,在加拿大知道要倒卖Iphone 4S,前两天又听你说,你帮人理财赚了1000加币,当我听到别人说你是“营销高手”的时候,要比你考上多伦多大学更加欣慰。因为,在全世界五百强的CEO当中,70%来自于营销,这种能力是常规学习难以获得的能力。

  

  你的进步靠的是你长期以来不懈的努力,但人的成长一定是综合因素的体现。如果说我在其中所起的作用,除了给你充分自由,让你有更多机会独立思考而变得更聪明外,就是靠经济拮据来约束你的行为。别的孩子有了自由,很可能都用在游戏上了,才让他们的父母不得不收回自由。我之所以敢给你自由,是因为自由要付出代价。我给你所有的主课老师都写了条,让你有不写作业的权利,但写了作业,你就会有奖励。也许你并不喜欢写作业,但不勤奋就没有机会得到你想要的一切。学习从此成了你自己的事情,而你实际完成作业情况比没搞奖罚时更好。我也变得异常轻松,这时候再有什么提高成绩的设想,也就更容易实现了。你每天都可以随意看电视、玩游戏,但必须和你的努力挂钩。自从你有了手机,我也从没限制过你玩,只是要求必须自己充话费。我没给过你压岁钱,别人红包一律没收,你所有的“经济收入”都是根据严格的奖罚制度,通过努力得到的,我后来把它总结为“用管大人的办法管孩子”。正是这种办法,让你既有努力的动力,也有不努力的压力,没有这样的管理模式,你的进步也难以想象。

  

  你跟我说,你是留学生里钱最少的,对此一直颇为不满。你还说,我总是给你很低的评价,你最后用事实证明你很优秀。可在我看来,这两者是有必然关系的。人类是大自然最完美无缺的作品,既然大自然给人类创造了正面和负面两种情绪,那负面情绪也有着它的积极意义,人只有不满才会努力。我们都会看到,那些试图一味地消除孩子负面情绪的父母,所面对的是负面情绪比别人更大的孩子。

  

  在国外,你上课迟到过,甚至旷课过。我无法打骂你,经济手段是约束你行为的有效工具。如果这些都做错了,那是不是企业的老板也不必规定迟到和旷工的处罚呢?我没有按照你的思路去做对你行为毫无约束的尝试,毕竟人的很多成长过程是不可逆的。很多贫困山区的孩子没有老师和父母的压力会比城里的孩子更加努力学习,原因就在于经济拮据。你和他们的区别不过是,他们的父母想给,给不了;而你是父母能给,但不想给。当结果是好的时,我宁愿相信这是有效约束的结果,宁愿接受你的怨气。如果人们把物质上对孩子的照顾当成爱,那承受孩子的怨气也可以当成爱,而且是更难做到的爱。

  

  正是有太多经济拮据后的阶段性成果的启示,让我早在你不到十五岁出国之前就告诉你,我对你的经济支持只负责到大学毕业。原因也跟你说过,第一,中国人有句老话叫“富不过三代”,我希望这样的魔咒能从我们家开始打破。我不再资助你,你就要自己买房,同样你也不必给你的孩子买房,你并没有吃亏,但可以确保我们的后代永远不会再成为坐享其成的纨绔子弟。第二,你的性格和能力特点不适合搞学问。我不认为小学文化的李嘉诚、王永庆等是无法效仿的个案。他们并不是没有接受过教育,只是上了社会大学而已。当你拥有了你朋友所描述的那些能力时,如果不早早在社会上展现,实在是浪费。

  

  可社会大学和真正的大学相比,没有那么舒服,甚至很痛苦,需要自己承担很多的生存压力,尽管你的抗压性不比谁差,可你周围有太多中国的富二代、官二代,他们的父母有给他们买别墅、买跑车的,你会心理不平衡,就不太愿意接受这样的事实。正如你常说的,没有像我这么做爸爸的。

  

  谈到未来,你说了三条路:第一条是继续在加拿大上研究生,这样每年单学费要花10万加币,相当于人民币50万,但还是有很多中国人拿到奖学金,不需要父母掏钱。你爸读完了博士,那是因为我除了做学问,不会干别的,况且我读研没有要过爷爷的钱。根据你以往不那么爱学习的表现,我相信考研也就是你说说而已。第二条路就是回国找工作。中国是全世界最有活力的地方,你曾告诉我,你一直在做回国后的人脉布局。第三条留在加拿大工作。即使未来回国,有了加拿大身份,走遍全世界会很方便,可必须有绿卡才能在加拿大合法工作。你说找中介办绿卡比较保险,但要交5万加币。我知道这是你的首选,我也认同你的选择,可我们之间的冲突是该不该出这笔中介费,算起来也要人民币25万啊。

  

  如果我帮你付了这笔费用,就打破了我给你的约定。可我想,不是所有想办绿卡的人都会找中介,如果像你这样的能力,不找中介就办不成,那还会有谁可以独立办成呢?我最后决定是不出。我知道你会不高兴,可为了让你高兴而打破约定,以后你还会有很多事情找我:结婚、买房子、养孩子等等,我到时候再不答应,你还会不高兴,可我要都答应了,就无法破除“富不过三代”的魔咒了。因此,我现在还是再一次正式地告诉你,我在经济上只负责到你大学毕业,除非你发生意外,丧失了劳动力。

  

  这样做会增加你首选目标达不成的风险,但我认为回国也并非是下策,如果你非要把没有留在加拿大当成一次不如意的事情,那跟我考大学三次,考研究生三次比,算得了什么呢?按佛教的说法,一个人一生的劫难是个定数。苦难在年轻的时候消费完了,到老了会更加幸福,我现在算是体会到了。

  

  你会说,为啥我要那么另类呢?其实付出有很多种。给你财富不如培养你的创富能力,而在培养你的创富能力上,我的付出问心无愧,你在初中时就已经可以不通过我的奖励,赚取零花钱了。

  

  而钱我其实也没有给你少花过。我算了一下,在去加拿大之前,你已经去过十个国家。当你已经在国内上了重点高中半年,提出想要出国时,我还是从有利于你发展的角度,满足了你的夙求。单单国外上高中、大学的费用就超过了200万,如果这笔钱让我做个理财,每年会有20万收益,你啥时候的年薪可以超过这个数啊?我可以不算这笔账,你可不能不算这笔账,毕竟你是学经济的。你跟你周围的中国同学比,你是寒酸了点儿,但你跟千千万万大山里的孩子比,是不是该有更多的幸福感呢?再说了,我的钱不也是变魔术变来的,是经常加班到一两点,经常没有星期六星期天这样干出来的。无论上大学,还是来深圳,我都是背着铺盖卷来的。我为什么下半辈子衣食无忧,还愿意努力工作呢?就是因为创富的过程比创富的成果更能给我带来幸福。只有经历了从贫穷到富裕的过程,才会理解什么是更有幸福感的幸福。

  

  你经常抱怨我过去对你压力太大,我承认我在怎么做家长上走过很多的弯路。以前我跟绝大多数家长一样逼着你学习。后来明白了,生存的压力比父母的打骂更有意义。这就会在你的印象当中,两种压力我都在给你,你更应该看到你享受的自由。你会说,你加拿大的中国同学也有同样的自由,但父母一样会在物质上照顾他们。那些早早就有了自己的房子、自己的跑车的人有多少幸福感?只有到二十年后才可以比较。我现在只能给你提出这样的思考:财富靠自己创造的和别人赋予相比,哪个会更幸福?

  

  我给你的生活费很少,但我看到你的消费水平一点也不差,我就知道你在还没有毕业,就已经拥有了一定的创富能力。对你来说,只是好和更好的区别,很难想象,你未来还会工作和生活没有着落。你的朋友告诉我,你是个非常阳光的人,是大家的开心果,我就知道你对刚才那个问题的答案是什么了。很多人说,幸福比成功更重要,可成功和幸福为啥是对立的呢?我相信你已经体验到了成功的幸福。

  

  我不再给你钱,并不等于不再帮你。未来我对你的最大帮助就是,无论在经济上还是精神上,我都不会对你有什么依赖。即使我出现意外,丧失了生活能力,我也有足够的能力安排好余生。

  

  家是人们心灵的港湾,记得你小的时候,一回到家,就跟我交流外面发生的一切。家里的事情你样样操心,以至于我到现在淘宝和当当还不会用,有啥要求QQ上给你发个信息,这些都给我带来了非常美好的回忆。你特别会关心人,记得你回国要给我们带点儿东西,可你想着,如果带轻了,怕我们说不重视父母;带贵重了,怕我们说拿父母的钱孝敬父母不算啥。你选择给爷爷、奶奶和妹妹买了贵重的礼物,而却没有给父母买什么礼物。说明你是个感情很细腻的人,是一个可以在生活和情感上依靠的人。你不在家,我们难免会有失落,为此领养了妹妹,但这也难以弥补你不在的失落,希望你能常回家看看。

  

  可未来不可预测,我对未来任何可能发生的极端后果有充分的心理准备,就会更加希望你能安安心心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自己的事业和生活上,为属于你的幸福人生而奋斗。也许你会觉得我这样另类做法少了点儿人情味,可如果今天要我给亲情重新下个定义的话,我更愿意把它理解为父母给孩子充分的自由,与孩子共享在工作和生活中那些意想不到的进步所带来的喜悦和感动。与那种父母不断干预子女的学习和生活,并在不断的经济付出中寻求子女的认可和接纳的亲情相比,大家不都更轻松些吗?

  

  我为有你这样的儿子而感到自豪,但也并不意味着,我对你什么都是满意的。这次去加拿大,你没让我进你的房间,我完全可以想象里面是个怎样的混乱状况。你多少次回国,我从来没有看到过你在学习,你的进取心也欠缺了那么一点,不然不会在我已经说了我不会承担你毕业后任何费用,你依然希望能得到我的资助。瑕不掩瑜,你的努力可以弥补你的不足,我相信你在压力下,会拥有更美好的未来!

  

  一个有时被你称为大哥的爸爸

  

  2015年9月14日

573人已点赞

喜欢此内容的人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