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先回应孩子的感受,而不是事情

387
1.2w
0

    六岁的弗洛拉抱怨说,最近她收到的礼物比哥哥的少,她的妈妈并没有否认她的抱怨,也没有对弗洛拉解释说哥哥年长,应该收到更多的礼物,她也没有保证纠正这个错误。她知道,孩子真正关心的是他们和父母关系的深度,而不是礼物的大小和数量。弗洛拉的妈妈说:“你担心我爱你是不是跟爱他那样多?”她没有再多说一句话,而是紧紧拥抱了弗洛拉,弗洛拉惊喜地笑了。这就是这段谈话的结束,而它原本可能会变成一段无休止的争论。

    许多孩子的问题的真正意图,是他们对放心的渴望。对于这样的问题,最好的回答就是向孩子保证我们对他们永久不变的爱。

    当孩子讲起一件事时,不要就事情本身回应他,而是要就孩子对这件事的感受作出回应,这样通常比较有效。七岁的格洛里亚回家时心情很不好。她告诉父亲,她的朋友多丽是如何从人行道被推到积满雨水的沟里去的。她的父亲没有追问事件详细的情形,也没有威胁说要惩罚冒犯多丽的人,他就女儿的感受回答了她,他说:“这件事一定让你很不舒服,你当时一定对做这件事的男孩子很生气,现在你还在生他们的气呢。”

    对这些话,格洛里亚深有感触地回答说:“是的!”当她的父亲说:“你担心他们也会这么对你吗?”格洛里亚斩钉截铁地回答道:“让他们试试!我会把他们一起拖下水,那一定会溅起水花呢!”她想像着那幅画面,然后大笑起来。这段谈话以开心结束,它原本可能会成为一场应该如何帮助多丽自卫的、毫无用处的、冗长的说教。

    当孩子回到家,不停抱怨他的朋友、老师,或者生活时,最好顺着他的语气回应他,而不要先试图查明事件的真相。

    十岁的哈罗德回到家就开始发脾气、抱怨。 

    哈罗德:多么痛苦的生活啊!老师说我是骗子,只是因为我告诉她我忘了家庭作业,她冲我嚷嚷,她确实在嚷!她说她要给你写条子。

    妈妈:你今天很倒霉。

    哈罗德:确实是的。

    妈妈:在全班同学面前被叫做骗子一定让你尴尬极了。

    哈罗德:确实很尴尬。

    妈妈:我打赌你心里一定骂了她几句!

    哈罗德:是的!你怎么知道?

    妈妈:当有人伤害了我们时,我们通常都会这么做。

    哈罗德:我感觉轻松多了。

    当孩子发现他们的感受是正常人经历的一部分时,他们会感到深深的安慰。传达这种安慰的最好办法就是理解他们。

    当孩子对自身做评价时,通常不要只是以赞同或不赞同来回答他,而要用具体的细节来表达超出孩子期望之外的理解。

    一个孩子这样说:“我的算术不好。”如果你告诉他:“是的,你对数字的反应很糟糕。”这样说是没多大帮助的,驳斥他的观点也没有用,或者给他一些肤浅的意见,如“如果你再用功一点,会好一些的”也没有用,这些轻率的好意只会伤害他的自尊,这种直接的教训只会降低他的自信。

    如果是这样,我号召再设立一个“儿女节“,让那些为了营救妈妈而牺牲了自我发展空间的孩子们有一个休息的日子。

    营救妈妈的内疚行动,有一种诱人的动机,那就是,如果我们照顾好妈妈,妈妈就有能力成为好妈妈,我们就可以得到妈妈的爱了。

    但事实上,无论你做多少,妈妈如果在一个小婴儿的角色,她是很难长大的。

    如果小时候她遭遇到被忽视的待遇,她就会努力关注孩子,这种关注甚至会制造出多动  症,因为孩子实在无法承受妈妈的焦虑的眼光。如果她小时候遭遇到被伤害的待遇,她就会努力回避和孩子的冲突,让孩子不会受到任何伤害,孩子要么没有机会自己去探索,因为孩子远离妈妈就意味着危险,要么当孩子犯错的时候,没有任何惩罚,因为她害怕的不是孩子受伤,而是害怕自己小时候的景象重现……

    我们需要的是寻找一种声音,这个声音可以带着我们走出黑暗,而无法消灭黑暗。不存在完美的妈妈,只存在拥有自我的妈妈;不存在完美的妈妈,只存在自我觉察和成长的妈妈;不存在完美的妈妈,只存在愿意面对内在的黑洞的妈妈。

387人已点赞

喜欢此内容的人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