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留守儿童,一个无法解开的结

811
1.3w
0

    “他长高好多,会说话了,真的不想离开他!儿子童年没有我的参与,好难过。”手机这头我也能感受到她的无力与忧伤。

  

  朋友刚从老家看完两岁儿子后回深圳,昨晚发了这条信息过来,我竟无言以对。余玲是我的前同事,总是会把心事说给我听,所以还是会经常联系。

  

  她是个坚强又独立的姑娘,年纪轻轻结了婚生了娃,现实却不那么美好,公婆因为身体原因帮不了忙带小孩,自己和老公又要为小家庭的生活奔波,所以孩子托付给在乡下老家的妈妈照顾。更让人觉得怜惜的是老公为了寻求更好的工作机会去了另外一个城市,所以一家三口三地分居,每每想起她一个人在偌大的城市夜夜饱受对挚爱的思念,心里就不免心疼,多坚韧的姑娘啊。她常说:“我老公最大的心愿就是赚到钱了把我们娘俩接到一起,一家团聚。”

  

  

     有多少父母因为工作原因要和孩子分开,而孩子不得不沦为了人们口中所谓的留守儿童。我相信但凡有一点办法,做父母的都不想要和自己刚出生没多久的孩子分开,生活所迫,理想而为。

  

  留守儿童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成为一个特殊的群体,并且人数还在迅速扩大,没有完整的亲情,得不到父母的关爱。

  父母难以把自己的孩子带在身边。他们自己无法享受城市福利,孩子更无法享受。孩子的教育、医疗都是摆在他们面前无法逾越的障碍。他们被迫离开老人和孩子,去适应他们并不熟悉,甚至对他们并不友好的环境,辛苦工作,希望自己的孩子不会跟自己一样。

    然而,失去他们庇护的孩子,也许会经历比他们更为艰难的童年和青少年,孩子的教育、监护、法律意识、心理指导.......都是在一种缺失的环境下艰难维持或者根本就无法维持。等待年轻父母们的往往是一个绝望的循环,他们从留守儿童的父母,变成下一代留守儿童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

  

宝贝,不是我不爱你,我是身不由己(图)

  曾经的留守儿童长大后的自白

  

  ▲“我六岁才认识我父母,我还能说什么。”

  

  ▲“爷爷奶奶是文盲,当我犯错的时候,他们对我的教育方式就只是打和骂。”

  

  ▲“第一次来大姨妈,没有人可以问,以为自己要死了。”

  

  ▲“初二的时候,身边的同学都辍学去打工了,我好想有人帮我指点一下,我到底该不该继续读书……”

  

  ▲“大概四岁那年,被邻居大哥哥用一颗糖骗到家里猥亵,但自己当时只觉得糖好好吃,多年后想起来片段才知道那是性猥亵。第一次完全不懂什么叫避孕,也不知道怎么怀孕的,然后就怀孕了。”

    

  ▲“不怎么会维持关系,不管是和家人的关系,还是朋友之间,或者恋人之间,从来不会主动联系别人,所以好多朋友早就已经失散在天涯。但有时候又会太用力,比如遇到自己喜欢的人就紧紧抓住,吓到别人逃。被打被折磨也不想要一个人。还有就是不知道怎么跟父母交流,每次打电话都不知道说什么,但是真的很爱他们。”

  

  ▲“始终不太理解为啥很多同学可以和父母每周甚至每天打个电话。我中学时一个月偶尔还会联系一次父母。大学后,由于不怎么需要向他们要钱了,于是每个月联系也都没了。可是这能怪谁呢?我甚至能和陌生人攀谈很久,但是对那遥远的亲生父母,我……”

  

  宝贝,不是我不爱你,我是身不由己(图)

     中国6千多万的留守儿童,并不是父母不想把他们带在身边,他们想要把孩子带在身边,可还有另一重更严峻的考验——可能孩子根本无学可上。父母不仅没有时间,也没有经济能力负担一个孩子在城市里的开销;更重要的是,大城市通过严苛的入学政策户籍政策控制人口。

  

  在一个相对发达的城市,对于外来打工父母来说,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他们爱孩子却给不了足够的物资需求,要给予充足却不得不远离孩子。

  

  留守儿童的出现并不仅仅是中国经济发展和城市化带来的后果,也很难简单怪罪于父母的轻率选择,而更应该说他们是政策与资源分配的牺牲品。

  

  留守儿童,一个无法解开的结。社会在前进过程中,困难很多,牺牲很多,只希望这个社会实现真正的富足强大,让更多的人活得更公平。孩子的成长,关乎着一个家庭的未来,也是一个社会、一个国家的未来,是天大的事。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等你十年”

·文章作者:白纸tong——“你要相信:任何美好的,都值得等待;值得等待的,十年又何妨。”

·文章原标题:宝贝,不是我不爱你,我是身不由己

811人已点赞

喜欢此内容的人还喜欢